阿朽

恭喜巍澜勇夺第一 新的一年也要相亲相爱鸭

包子研究所:

LOFTER二次衍生创作榜2018年总榜来啦!第一波——【CP创作榜

接下来【人气角色榜】【热门作品榜】将会在本月陆续和大家见面哟。


2018年CP创作榜总榜TOP50|涵盖【国产/欧美/日本】三大地区

榜单所展示总分按照LOFTER二次衍生创作榜计分规则

统计标签范围:

CP创作榜下所有标签【国产+欧美+日本】

统计时间区间:

2018年1月1日0时至2018年12月31日24时

标签总分=【订阅量】*10%+【参与量】*25%+【浏览量】*25%+【互动量】*40%


TOP5 “I assure you.Brother”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锤基】

TOP4 忘羡一曲远 曲终人不散【忘羡】

TOP3 星光碎与蓝海里,落入他碧绿眼底【雷安】

TOP2 杰尽一生,佣你入怀【杰佣】

TOP1 白居过隙,巍澜可期【巍澜】

威武匈奴俏公子(又名:我娶了个弱小但能吃的老攻)

哪吒闹海: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第十一章 雪山遇险(二)        


        伯力沿着山坡积雪一路滚下,坠到崖边一处断层,因上方山石伸出,风雪竟神奇的未湮没这处断层,伯力动了动左肩,胸口的伤口应该是被撕裂了,现在孤立无援的情形之前并非没有遇到过。只是风雪似乎有更盛的趋势,而不远处传来的各种不安的动静,都在告诉他危险时刻在临近。


  “嘶。”左肩的伤口好像在流血,摸了摸身上昨晚齐衡塞进自己衣袖的那瓶包治百病的膏药,竟也无处可寻,糟了,他难得给我一个物件,怎么就被自己弄丢了?伯力困于窘境,又无一人相助,委身于这山间,满眼白雪,心中竟生出一种名为思念的情绪,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可有好好吃饭?真想回到他身边,被他的小拳头捶捶胸口。平淡,竟成为一种奢念。


  齐衡几乎是扬鞭策马飞奔至凌云谷的,尽管小郭一直说凌云谷地形复杂,劝其不要涉险,但是齐衡连反驳他都没空做,直接飞身上马扬鞭便消失在茫茫雪夜中。


  小郭摇了摇头,王子大人,你回来可别怪我啊。


  雪在夜里竟神奇地停了,齐衡举着火把,带着两小队人马分开搜寻,却丝毫未发现山中有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的影子。齐衡不安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莫不是已经出事了?摇了摇头,定了定神,齐衡附身和一直跟在身旁的大庆喃喃自语:“大庆,你跟着你主子这么久,你一定能嗅到一点蛛丝马迹,你单独去寻他的踪迹。”


  齐衡拍了拍黑豹的背,灵兽便真的领悟到新主人的意思,转身向山石深处奔去。


  “公子,一无所获。”小郭回禀。


  “你带几个人去那边搜索,大雪封住了踪迹,现在只能扩大范围。沿着进山的路摸索。”齐衡看了一眼远处,一个黑影闪现,他心底一沉。


  “那您呢?”


  “无妨。”


  齐衡不愿多说,他默默握紧了拳头,转身向山上走去。


  那黑影竟一路跟着齐衡到了山麓边。


  “阁下不如现身,一直跟着我,有何意思?”


  小公子停下了脚步。


  “哼,好一个齐国公的二公子,既然能看出我的行踪。”一个黑衣人从山石后走出。


  “大将军谬赞了,齐衡不过是介书生,倒是大将军怎么会出现在此处呢?”齐衡转过身,眼神冰冷,似黑夜里一道凌光。


  “那自然……”那人忽然目透杀机,冷剑出鞘,向齐衡刺去!


  齐衡伸手向衣袖里摸去,就在剑气逼近他眉心时,一人影忽然从齐衡身后闪现。一手揽过小公子的腰,另一手持长枪回挡,金属在寒风中碰撞擦除火光。


  齐衡定睛一看,护住他的人正是自己心悬担忧的伯力。


  “别说话,等我先解决了他。”伯力轻手放下齐衡,白羽银枪劈开寒骨的空气,逼的大将军竟后退了几步。


  “伯力,单于竟真有意传位于你,偷偷训练你至此境地!”


  “哼,大将军可能还不知道,以往每一次你主导的战役,我都参与其中,你的谋略排兵,我可是都记在脑子里了。”


  “可恶,今日我便要了你和这汉人的狗命!”剑气带着几分决绝而来,伯力挥手,长枪划过雪地,带起一条白色的雪花直扑大将军双眼。只见伯力双手合力,一计回马枪,枪头扫过敌人的喉咙却未有刺中。反手一计凌枪飞空,却因他左手的伤势失手。


  大将军似找到了他的弱点,剑剑刺向他受伤的左肩。伯力似有些招架不住,节节败退。


  就在那剑对准伯力胸膛而来之际,一边的齐衡眼疾手快从袖中抽出一把素银软剑,挡在伯力身前,反手一挥。只听得一声清脆的碰击声,大将军连人带剑往后退了好几步。


  “没事吧?”齐衡侧首问身后的伯力。


  “你!?你竟然会武?”大将军握着剑柄的手还在不住地颤抖,剑身已然被切开一个缺口。是怎样的人能把他的佩剑击破?


  “为何不会?我自幼便随御林军习武,晚辈不才,这兵器谱上的物件都能玩得一二。”齐衡一声轻蔑地笑,彻底激怒了大将军。


  “是我小看你了,本想留你一个全尸。看来你是自己送死!”


  大将军双眼寒光一闪,从袖里发出数枚暗器,齐衡伯力见状,两人同时向前,软剑与冷枪一同回挡。就在此时,大将军趁机飞身离去,不见了踪影。


  “别追了。”伯力一把拉住还要追去的齐衡。


  “你没事吧?”齐衡这才发现伯力的衣物被血湿透了,伸手一摸脸上尽是一层冷汗。


  “没,没事,还有追兵埋伏在附近。你跟我来。”伯力拉着齐衡往一条小径走去。


  雪,又开始下起来。


  伯力带着齐衡来到一个山洞,山洞悬于峭壁之下,只有一棵大树相连。伯力抱着齐衡稳妥地进了山洞,才舒了口气靠着石壁休息。


  “让我看看你的伤口!”齐衡注意到伯力的脸色苍白如纸,想要拉开他的衣物,却又发现他的右手一只捂着左腹。


  “呼,衡儿,我……”齐衡拉过他的右手,瞧见一枚暗器深埋在他的左腹,隐隐留着黑色的血。


  “我好冷。”伯力弱弱地道。


  “你别动,我来为你把暗器取出来。”齐衡急的连说话的声音都开始颤抖,要是自己不犹豫,能一剑刺死那狗贼,也不会连累的伯力伤上加伤。


  “凌云谷是我父王秘密训练我的地方,每每冬日大雪封山时,我们便藏于此洞中。你去寻寻,应该还有之前留下的一些干粮和柴火。”伯力的唇开始发白,声音也逐渐微弱。


  齐衡几乎是颤抖着手生了火,找到一些遗留的药,一瓶酒,与一把剪刀。齐衡打开药瓶,嗅了嗅,还好,还有一瓶缓解毒性的万灵草。


  他脱下自己的裘袄,披在伯力的身上。他盯着几乎已经埋入肉里的暗器,拿起剪刀夹着那暗器的尾部,皱着眉说了句:“你忍一忍。”手速飞快的拔出暗器丢向火里,又急急忙忙地拿起一瓶药,撒了点在伤口上。伯力疼得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死咬着下唇,看的齐衡心疼不已,却又不能停止手上的动作。撒了药,又撕下衣物的一角给伯力包住伤口。再去看他左肩的伤,血已经染红了他亲手为他缠上的绷带,鼻头一酸一滴泪落在这血上。


  “你别哭,我求仁得仁,你能留在我身边,我已享有莫大的福气。”伯力看着眼前人落泪,心底有喜有悲,伸过手想替他擦去眼角的泪,却又发现自己满手血迹。


  齐衡一把握住他欲缩回的手,在自己的脸上摩挲,喉咙里发出哽咽的声音:“你若敢死,我便是去到阴曹地府,奈何桥上走上三遭,也要把你抓回来!”


  “呵呵,傻瓜。”伯力艰难地扯出一个微笑,抹掉了他脸上晶莹的泪水。


  齐衡小心翼翼地把那满是血的绷带解开,又撕下一整条的衣摆为其包扎,一圈圈的衣带缠住不仅是伯力的伤口,还有齐衡一颗悬不下的心。


  “你可知,这万灵草只能替你缓解毒性,若撑不过小郭他们找到我们,你依旧会有危险。”齐衡忧心。


  “我知道。”伯力的声音透着疲惫于嘶哑,他盯着齐衡,眼里是说不出的柔情。


  “你不该来。”久久,他只说出一句这样的话。 你不该来,你可知,有你在,我便少了一分决绝,多了一分忧心。


  “我不来,便放任你暴尸山野,任狼叼走了去?”齐衡揽住伯力,长臂环住他的身子双手紧握他的手,不断地哈着热气。


  “也好过你和我困于这山洞,只能等待。”伯力又抽出自己的手,反握住齐衡。相濡以沫,也不过如此吧。


  “伯力。”齐衡的声音沉下来,他看着怀里的人,“以后,你不许把我留下,不许让我一个人等你。知道了吗?”


  齐衡的话有些霸道又有些委屈,听得伯力心底暖暖的,这小公子终于完完整整的把一颗心交给自己了。


  “知道了……”


  山洞里的柴烧的霹雳作响,山洞外的雪簌簌有声,齐衡拥着伯力,送出肩膀任其靠着,两具身子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彼此的体温熨帖着对方,似源源不断的暖源。两人赏着山中雪景,天地苍茫,人竟渺小地如同沧海一粟,忘记了山外的纷纷扰扰。


  


  


  


  

笑死了呀

凉鹿:

格林德沃vs伏地魔

看完神动2就越来越嫌弃老伏(纯属娱乐别打我😂

今日份的快乐

可爱炸裂

曼荼罗:

蠢条漫,脑洞算是来自原著斩魂使掉马后那一段:

他其实想随口说的是“比较安全”,结果没来得及出口,就不幸回想起了那天在小胡同里替沈巍揍拦路流氓的事,揍也就揍了,他当时还故意各种装逼耍帅,活像一只露了腚还在臭美兮兮开屏的蠢孔雀。

于是就想画一只 真 · 开屏露腚  的孔雀澜澜

_(:з」∠)_形象跟剧版来的,站稳社会主义兄弟情

下半条戳这 http://mandala-zone.lofter.com/post/14d1cc_ef18a87f


镇魂女孩可以说很给力了 但是 上海就放三次 你会不会太少了!百乐门还取消!就问镇长补什么!气的宝宝减肥期去吃汉堡泄愤

icyyy:

《阿毛故事会》第三期“时代姐妹花”特辑(上)
阿毛老师携手绿基巴叉闺蜜团隆重回归
阿毛老师:有人想我了吗?🌝

回顾:

第一期:盾冬篇

第二期:锤基篇

【锤基】灭爸的育儿手册(一)

可爱

墨尘:

当傻白甜完美世界的灭爸穿越到虐文里


一个脑洞 平行世界里的灭·人妻·自带回血回蓝技能·爸穿越到了各种虐的另一个世界里 发现那个世界的灭霸在疯狂拆cp 一气之下和自己打了起来【。


原著剧情我还没吃完 只有黑豹和雷神3的前三分之二的内容 设定黑猫国王的堂弟橘猫没死
包含cp:锤基 铁虫 金黑双豹组


(傻白甜世界除灭爸以外的所有人都以英文名称称呼 be世界以中文名称称呼 作者友情关爱be世界灭霸 将以帅气的名字——紫薯精来称呼。)


昨天我们已经看了我临时写的内容 现在让我们换一个出场方式。


……


发生了什么?


灭爸穿着个小围裙,左手拿着锅铲,右手拿着锅盖茫然的站在那。


不是我做个饭怎么还能穿越??而且刚刚那道菜我还没来得及放盐……


灭爸环顾四周,突然腚眼一看!


哎这不是阿斯加德的小公主和二王子吗,怎么旁边还有个紫薯精啊他真丑哈哈哈哈……


个肺啊!那不是我吗!?等会怎么那个我还在掐着小公主的脖子!?真不怕被阿斯加德人打死吗!哦糟糕小公主好像快不行了而索尔还在一旁重启!!


上段一大堆的感叹号生动形象的描写了灭爸的内心活动,体现了他对紫薯精拆cp行为的强烈不满和对索尔破战斗力的不理解,为下文开战的内容做铺垫。


于是灭爸当机立断,把锅盖当成美队的盾,朝紫薯精用力的扔了过去!期间还一不小心的把锅铲也带了过去。


我方灭爸使用【丢你厨具】,敌方紫薯精猝不及防被打中。我方灭爸激活被动技能,对敌方紫薯精造成击飞效果。


灭爸冲过去接住小公主,检查了一下发现小公主已经昏迷了,但好在没真的出事。小心的把小公主放在地上,灭爸看着已经站起来的紫薯精,冷笑的同时还想再打一拳。【不好意思似乎选择性忽略了索尔】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打个响指。


我一响指下去非酋可能会死。


然而灭爸还没打响指,紫薯精就被传送走了。仔细一看这法阵不是昨天小公主炫耀的新魔法吗?好像还是那什么集逃跑与坑人于一体的传送魔法来着。


也不对啊,小公主本体还在那昏迷着呢,又不是分身,那这是谁用的魔法……?


不管了先看看小公主怎么样了。


灭爸又回到小公主旁边,使出自己自带的奶妈技能给小公主和索尔恢复。这时灭爸才注意到两人的衣着和武器,


“你俩这是……玩战神洛基和他的老父亲玩上瘾了?”


“平平无奇奎托斯?”


“索尔,不是我说你,别把你弟带坏了,怎么又让他拿小刀,捅你就行了,捅别人还不得把自己伤着。我之前不是已经造了几把法杖给他了吗,怎么没了?”


灭爸还在不断的教训着索尔,哎,当爹(??)真难,这群熊孩子啊。


“索尔你怎么不说话啊?”


被束缚了半天看着弟弟被虐却无能为力然后又被迫听了半天慈祥老父亲的教训还说不了话的索尔:……


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说不了话。


这时灭爸才终于恍然大悟过来,


“哦,你挣脱不开这个东西啊?”


灭爸大手一挥,束缚索尔的东西立刻消失不见。


终于解放了的索尔快步跑到洛基身边,确定对方真的没事后才放下了心。然后他看向灭·慈祥老父亲·爸,


“你是谁?”


嘿这混小子还跟我来这一套?


灭爸抬手就想给索尔来一巴掌,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停手,严肃的问了索尔一个问题。


“索尔,你和洛基结婚了吗?”


看到灭爸要动手刚准备抱着弟弟跑的索尔就听到了这句话。


看到索尔那一脸懵的表情,灭爸就确定了自己现在所在的世界不是原本的世界了,他似乎真的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来。


而且刚刚的这个情节非常眼熟,好像是之前让Peter哭的稀里哗啦最后被Tony火葬的那篇叫【假FFF团团长拆cp日记】的文章里的情节。


哦豁,完蛋。